不是轉型而是再造

關於這個問題,詹宏志在2017年的「創業小聚年會」就已經回答過。

從前,我們所有知識的來源都是長成印刷品,像是期刊、雜誌或是書本。但是,我看了我的小孩,很明顯感覺到他們也很聰明,見多識廣,但是透過印刷品來的知識可能不到20%。即使我們仍然是知識仲介裡最重要的出版者,將來要面對的就是剩下的20%。這就是答案。

一個真正的出版者,要處理那80%,而不是那20%。但是我所有的人才都是在那20%,我不應該叫這20%的人去做80%的事,我應該找全新的人去做80%的事。所以,如果他是紙本印刷品裡最好的人才,他們現在就應該在黃昏裡,把這個工作做好,而不是轉型。這些人有的可以去當導師,有的可以去想,在一個每天都在縮小的市場裡,如何變成最成功的。

直到現在,他的答案仍然一致,「未來的閱讀人不是消失,而是時間分配的方式改變」,如果我們仍把目光侷限在紙本,是無法滿足未來的讀者。

資深編輯人-詹宏志

資深編輯人-詹宏志

更多的內容形式

在演講中,他不斷強調「不要再談轉型了……會做紙書的人去做書,讓全新的人去創造新產品

當讀者的眼球已經移轉目標,就不要只埋頭作書,要產製更多的內容形式,把格局放大。

詹宏志認為:「如果只會處理紙本,那就是紙本編輯。我們需要的是文藝復興時代的編輯,最重要的是,如何跨界做更多能賺錢的生意

如果只會處理紙本和印刷,是無法滿足未來的創作者的。

蔣勳老師的才華,不僅僅在寫書

蔣勳老師的才華,不僅僅在寫書

就像當我們只會請蔣勳老師寫書,那我們就無法呈現他對於藝術、對於美感或是畫畫的其他面向給讀者

適合拍影片的題目,就應該協助拍成影片進行擴散。

你要懂得如何策展、如何拍攝短片、如何拍攝音頻等等的,以及任何能把作者介紹給新讀者的方式,都在未來的出版技能清單之中。

小結:不拘泥形式,出版才能為王

「如何跨界合作」對於出版業來說,會是日益重要的課題,我們擁有最會產製內容的人才,卻總感到無處著力嗎?

現在有多少的內容產業用到了編輯核心技術,他們拼命的挖角編輯人才,卻總沒有看到出版社的加入戰局……

how學校的徵才啟事,大部分的條件都是編輯人的專業

hahow學校的徵才啟事,大部分的條件都是編輯人的專業

 

說雖這樣說,其實我們知道跨界的困難的在於「台灣出版業臺灣圖書出版單位規模偏小,有八成屬非集團化經營,逾七成聘雇從業人數為 10 人以下。」[1]

大部分的出版社,都沒有足夠資源去做跨領域的嘗試,也就是說,「直接跨界」這件事情對中小型出版社來說是有難度的。

但無法直接跨界,我們可以改變思維的方式,不要只想著如何作出一本好書,而是在拿到文本的時候,就開始思考有沒有其他的跨界合作可能,跟作者一同思考如何擴散這個IP。

就像親子天下公司執行長何琦瑜所說的「跨界變種和斜槓,似乎是這個時代的主旋律,甚至也是必要的生存法則。

把試閱文本放到網站上不叫數位轉型、上架電子書不叫數位轉型、拍YPUTUBE影片不叫數位轉型,這都只是數位化……思維的轉變,才是真正的出版轉型,

讓自己習慣從IP營運的思路出發,而不是只要書籍出版之後就把目光放到下一本書。

讓出書這件事成為其他機會的契機,而不是與作者合作的一個結束。

落實數位思維,才能出版為王

 

註:[1] 106年臺灣出版產業調查暨107年閱讀及消費趨勢分析 P.177

 

也許你想讀:

  1. 詹宏志談「新的出版地平線」: (1)當紙本走向末路……

延伸閱讀:

  1. 「面對變革,要設法成為不同的人,哪怕朋友說你變了。」詹宏志的創業半生
  2. 書人書語/跨界、變種、斜槓 像我這樣的出版人
  3. 106年臺灣出版產業調查暨107年閱讀及消費趨勢分析
  4. hahow學校的內容專案企劃 Content Producer徵才說明
  5. 【數位化不等於數位轉型】

 

★ 如果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,歡迎分享或是請我喝杯咖啡唷!
★ 或是可以到「出版的內容實驗室」粉絲頁按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