紙本走向末路……是的,沒錯。

因為看書漸漸地變成了一個效率很差的事情,就像詹先生分享的這個小故事。

二十年的魯特琴之謎

詹先生在初中的時候,試著想要讀莎劇,裡面有一句「琴師帶著魯特琴上來」。

他查梁實秋的《遠東英漢字典》裡面寫著「Lute魯特琴,中古世紀一種樂器」,他知道它是什麼了,但卻不曉得它長什麼樣子

等到大學時,他在某間書局的工具書區裡翻到了一本牛津出的《視覺字典》,者本字典裡的每一個東西都有一幅插畫。

當他翻到Lute時才發現,他其實認得這個魯特琴,很多西方的畫裡面都曾出現過。

 

等到1994~1995年(約38~39歲)的某一天,他翻著多媒體百科全書,又看到Lute這個字。

當他按下去聲音撥放鍵時,裡面叮叮咚咚地響起來,他才知道這個琴他也聽過,很多中古世紀的合唱團都有這個配樂。

紙本的凋零

若我們只從紙本的角度來看時,是很絕望的,網路已經取代了某部分的書籍功能。

詹先生花了20年的時間才知道什麼是「魯特琴」,但今日GOOGLE只要1秒鐘就可以找到魯特琴的影片、介紹、再花點時間甚至可以找到樂譜。

 

還有另外一個例子《大英百科全書》,它曾經是我們了解這個世界非常重要的工具。

每一間圖書館都必須至少要有一套,有的圖書館甚至每個版本的大英百科都收錄。

它的內涵和歷史地位是無可撼動的,它是這世上最好的百科全書。

但現在已經沒有圖書館會買這套書了,可它仍然是這世界上最好的百科全書呀……

可是如果你去問現在的大學生,很多是沒看過甚至沒聽過這套書的,他們現在都是直接找「維基百科」了。

 

總是缺席的編輯人

無論是剛才講到的「GOOGLE搜尋」或是「維基百科」,它們都是做著過往編輯人在做的事,蒐集資料和整理資料。

詹先生並不認為它們做的好,因為它們只是幫大家把垃圾蒐集起來,而你必須要去自己篩出黃金。

但當我們換一個角度看,從知識獲取的途徑來說,現在讀書人的工具是強化很多的,現在只要1分鐘可以了解他20年才弄清的事情。

可是這件這麼重要的事情傳統的編輯並沒有參加,在這麼重要的工具發展過程中,我們並沒有參與到

 

小結: 人沒有改變,只是找到更方便的工具

我們吸收資訊的方式,從廣播、報紙、電視到網際網路,不斷的在改變和增加,但你能夠回答下面的問題嗎?

  • 你在討論讀者、接近讀者的方式有沒有與時漸進?
  • 如果讀者不再看書、不再把逛書店當成生活的消遣,你能不能用別的方式碰觸讀者?
  • 當YOUTUBE和FB變成人們的日常時,我們是否仍然站在制高點,想要告訴讀者你應該看什麼、你應該讀什麼嗎?
  • 當我們把編輯的定位,不再侷限在紙本書,擴大到「處理內容」的人時。你是否能想到更多可能?

對於這些問題,我並沒有答案,但是可以分享一些經驗。

 

我們公司的目標讀者是40歲以上的家庭主婦,而去逛書店這件事,對於她們來說是很困難的。

所以我們成立了一個YOUTUBE頻道,一開始只是很官方的分享我們的新書內容和上市時間,完全沒有人看!

於是我們調整了內容,開始在頻道裡分享一些健康資訊,並只會在影片的最後面才稍稍提及自己出版的新書

漸漸的,開始有讀者看到了我們分享的影片,也打電話來詢問我們的書可以在哪裡買到。

而這樣的轉變,只能歸功於「我們的思路開始改變」。

當你的影片很明顯的只是推薦某項產品,就像是你走在路上會有信用卡業務來搭訕你一樣,你知道他只是想要你口袋的錢。

但,當我們只是單純的分享新知的時候,就像隔壁鄰居跟你聊天,你如果覺得他在聊天過程中推薦的產品不錯,你會很自然地問他要去哪邊買。

用讀者現在熟悉的方式去接近他們,才能讓他們接受你。

 

延伸閱讀:

  1. 詹宏志談出版/匠人編輯 vs. 拓荒編輯 設法活著回來
  2. 出版的世界已經擴大,最好的時代尚未到來

 

★ 如果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,歡迎分享或是請我喝杯咖啡唷!
★ 或是可以到「出版的內容實驗室」粉絲頁按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