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你停止交流的社群網站

  • 社會議題擴散的速度比以前更快。
  • 傳播工具從協助溝通變成阻隔交流。
  • 臉書讓固定內容消散。
  • 社群網路在做的就是早期的雜誌在做的事。
  • 過去的對話工具是雜誌,現在不是了,但是社群網路並沒有做的更好。

詹先生認為雜誌承載了過去的社群溝通功能。雖然詹先生沒有就這句話做解釋,但我想指的應該是雜誌中會設計的一些與讀者互動的單元。

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就想到以前在看寶島少年的時候,很喜歡翻到最後面由編輯或是作者和讀者說話的單元。

View post on imgur.com

雖然我沒有投過稿,但確實會因為看了這些內容之後,對他們更加的親近。

社會議題更快速散

詹先生舉了《祕密花園》作為例子,遠流在國際書展時賣不到一百本,但等到爆紅的時候是幾萬本在賣的。

他認為社群網站是一種極端的放大器,當某一個主題爆紅的時候,它的擴散速度是遠超過以往的

但相反的,如果你只能掀起小小的漣漪,也不會有人知道

針對這個事情,他提出的出版策略是「大書大做,小書小做」,不要把銀彈平均散佈在每本書上,而是將資源集中在一本大書。

 

這個策略讓我想到他先前在遠流擔任總經理時所建立的書系策略,一本書的行銷預算薄弱,那就用書系去做包裝,一次出十本書。

這樣就可以有較多的預算可以用在行銷推廣上[1]

更快但是更糟

詹先生認為現在的社群網站雖然取代了雜誌的溝通功能,但並沒有做的更好。

是因為社群的互動是建立在演算法,你會對喜歡的事物按讚,按讚之後,你又會看到更多的類似事物。

最後你的動態牆就只會出現你有興趣和你喜歡的內容。

就像現在我們會覺得韓粉和英粉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一樣,FB本來是為了讓社會能更有效率的溝通和了解,現在卻變成阻礙交流的障礙

搜尋引擎與同溫層

  • 搜尋引擎只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。
  • 它不能給你答案,只能給你相關性的垃圾堆,讓你自己找出黃金。
  • 我們會成為演算法底下的犧牲者。
  • 但是搜尋引擎有他的局限性,無法處理內容是他的弱點,選題是對機器來說無法做到的。
  • 跳躍式或斷裂式的創新是它們無法做的。

我們在談搜尋引擎的問題之前可以先談談搜尋引擎是怎麼運作的。

我們如果要讓自己的網站被搜尋引擎認識,並不是只要單純的寫文上傳就好。

Google是藉由網路爬蟲去收錄你的網站資料,既然是透過機器,那就會有它搜尋的一套系統和邏輯。

所以我們必須要提交讓機器看的懂的資料,也就是讓機器可以閱讀你的文章並且推薦給需要的人

而機器不可能看懂我們寫的文字,所以我們要下一些關鍵詞內容摘要去幫助它們,才能讓使用者在搜尋的時候能找到我們。

也就是說,搜尋引擎透過一連串的猜測和計算[2],才出現你看到的這個頁面。

因為它是找出關聯性最高的結果,而不是最正確的結果。

所以我們不太可能在第一頁就找到全部想要的資訊,可能你要看個五六頁才能找齊你想要的資訊,這就是詹先生說的在一大群垃圾中找黃金的意思。

所以搜尋引擎並沒有判辨真假的能力,你可能會被你的搜尋結果所誤導。

目前的演算法並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,更不要說更進一步的判斷內容並給予建議,而這也是編輯無法被取代的能力

小結:出版業未來的機會點

針對這兩個詹先生對於網路科技的看法,我覺得有些地方是可以再延伸的。

無論是GOOGLE或是FB這兩個平台,本身都不從事生產的內容,它們都是作為內容的媒介,匯聚許多使用者後,再向廣告主收費。

而他們販賣的產品都是平台的使用者,誰能匯聚最多的人就能收到最多的錢。

 

這件事讓我聯想到之前聽過的一個論點「網路上的內容會免費,是因為還找不到可以兌現的方式」。

在線上小額刷卡上路之前,你想要讓使用者掏錢只有拜託他們去填信用卡單後刷卡,或是開辦實體的課程等等的方式。

所以才會發展出「創作者(部落客)供應內容來吸引用戶,再透過廣告或業配賺取報酬」的這種間接方式,但是這樣的方式是有缺點的。

因為部落客的金主並不是你的粉絲,所以當你接到廠商(金主)業配的時候,就必須為他們掩蓋缺點。

而你的粉絲在看了你的開箱文之後,去購買產品發現有問題時。往往都會把矛頭指向部落客,最後損失的還是部落主。

現在線上課程或訂閱制的迅速發展,某方面解決了這個問題。「創作者直接向粉絲收取報酬(訂閱或打賞),也直接向粉絲負責。」而創作者開始向粉絲收取報酬時,就會同時減少公開免費有料的內容,以劃出付費訂閱與免費兩者的差異,並增加粉絲的付費慾望。

而如果你不願意為知識付費就需要多花費時間與精力。

也就是說,未來的日子,你仍然可以找到免費的內容,但是你必須要花更多的時間去篩選和比對,才能找到有用的內容。

如果你想要免去這些時間,就是你必須要為知識付費。

而在網路發展的過程中,知識付費的模式從以前的「使用者觀看廣告,而廣告商付款給創作者」現在漸漸變成「使用者付費給創作者,創作者直接提供內容給使用者」。也就是說,本來免費的網路,會逐漸區分成「使用者付費」和「使用者要觀看廣告」的這兩種形式。

我覺得這件事蠻有趣的, 這就像是我們以前買書,並不是因為書的味道好聞、封面好看,而是我們對「書中的內容有需求」而促成的一種知識付費。

而許多讀者不買書的一個原因是「網路上面都找的到知識(娛樂),我幹嘛買書」,那等網路要開始收費的時候,使用者又會往哪裡走?

最後,我們可以回到詹先生的這張投影片。

塑造議題、引導知識工作者與所有知識生產的媒介工作都是出版。

出版社做為內容生產的媒介,以前我們是幫助創作者將知識轉換成實體書籍後,作為商品銷售後賺取利潤再分潤給作者。

未來我們能不能同樣的引導創作者,包含但不僅限於紙本,發展出一個新的協作方式呢?

p.s.推薦你可以去看<科技導讀>最新一期 Podcast時間就是金錢,這期有講到很多跟網路和付費相關的問題與思索。

 

註記:

  1. [1] 編輯力初探1.0-寫給編輯人的信
  2. [2] Google 搜尋的運作方式

也許你想讀:

  1. 詹宏志談「新的出版地平線」: (1)當紙本走向末路……
  2. 詹宏志談「新的出版地平線」: (2)出版危亡還是出版為王?
  3. 詹宏志談「新的出版地平線」延伸討論: 那些轉型成功的人們

延伸閱讀:

  1. 時間就是金錢
  2. 從付費到免費再到補貼 —— 商業模式變遷的底層邏輯

 

★ 如果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,歡迎分享或是請我喝杯咖啡唷!
★ 或是可以到「出版的內容實驗室」粉絲頁按讚!